网站公告:

x

剧评 片头揭示了一切---文/丁神灯

阅读数:8809 starr   至尊会员   2016-12-08   | 收藏
片头很别致,由赫赫有名的“弹性”(Elastic)工作室制作完成,该团队曾经制作了美剧《罗马》、《嘉

华纳兄弟(娱乐)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着手重新制作迈克尔·克莱顿(Michael Crichton)的经典电影《西部世界》,由于种种原因项目几度搁浅。曾经想把《十一罗汉》做成一百零八罗汉的制片人杰瑞·温特劳布(Jerry Weintraub)一直致力于推进该项目的进程,直到他制作的电视电影《烛台背后》(Behind the Candelabra)在2013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大发异彩之后,事情才终于有了眉目。他把这个项目介绍给乔纳森·诺兰(Jonathan Nolan)和编剧丽莎·乔伊( Lisa Joy)这对夫妇,大家都看出项目的潜质远超想象,之后HBO就预定了试播集。而更让人兴奋的是执行制片人不仅包括诺兰和乔伊,还有大名鼎鼎的JJ艾布拉姆斯(J. J. Abrams)以及一直与JJ合作的布莱恩·伯克(Bryan Burk)。


迈克尔·克莱顿的原作电影是以尤伯连纳(Yul Brynner)饰演的黑帽机器人展开的,黑帽机器人出现故障开始猎杀游客是一种反抗的象征。电视剧对此做了明显的改动,甚至将原作中的罗马世界和中世纪世界完全删除了。最为重大的变化是原作中黑帽的电子人改成了人类的角色威廉,不仅如此,故事情节中原本对于人类的同情转到了电子人接待员身上。接待员的形象应有尽有,都是为了满足游客的欲望而设计的,他们身为奴隶而不自知,为游客提供虽然虚拟却绝对真实的纵欲和暴虐。接待员们每天的工作就是淹滞在黄沙漫天的西部世界里,被强暴虐杀、被摧残折磨。然后在夜里,他们被抹去记忆,准备着第二天一切的危殆重新开始。


在程序控制的基础上,接待员们会出现恩格斯所叙述的假性意识(False consciousness),久而久之便成为西部世界里所谓的社会意识,就像现实世界一样,它制约着接待员活动的客观力量。在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其他接待员的死亡,或者受到死亡的威胁,或者遭遇肢体严重的损毁受伤,包括躯体完整性受到威胁后,接待员们也会出现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因此人类在这里展示出神一样的存在,可以用程序控制他们的一举一动,可以轻易抹除接待员记忆深处的噩梦,可以一键修复接待员的心理创伤。这种带有多重含义的隐喻出现在很多科幻作品中,比如《暖暖内含光》(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和《机械姬》(Ex Machina)中都有类似的情节。西部世界里的一切都切合实际,甚至像真实国度里一样,会把接待员们组织起来去反抗暴行,而这些无非是利用爱国主义来粉饰本身历史的丑恶乖张。


据说诺兰从诸多的视觉性游戏中获得灵感,比如《生化危机:无限》、《荒野大镖客:救赎》和《上古卷轴5:天际》等来作为叙事的组成部分。他解释说期冀通过剧集里这些付钱来旅行的客人角色探讨“大家喜欢在故事里看到暴力,却不喜欢在现实中诉诸暴力”的原因。犹如视频游戏中非玩家角色一样,剧集里这种角色的自主性存在对于剧集的个人故事线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莎士比亚的名言:”残暴的欢愉,终将会以残暴结局”基本定义了剧集故事的走向,并且作为引发病毒式传播的工具,根据各人对于存在的理解产生了因人而异的效果。剧集同时探讨了心理学家朱利安·杰恩斯(Julian Jaynes)的“二分心智理论”(bicameral mind这个理论是关于两个独立心智的存在,其中一个给出指令,而另一个负责执行,该理论探讨当个人面对新的刺激时会产生二分心智的崩塌,意识在这个过程里是如何进行内在活动的。


其实剧集的片头揭示了一切。片头很别致,由赫赫有名的“弹性”(Elastic)工作室制作完成,该团队曾经制作了美剧《罗马》、《嘉年华》等极具特色的片头,他们最具知名度的片头设计则是《权力的游戏》。制作团队和诺兰达成共识以接待员角度表达剧集内在的心理学研究概念。以此为开端,片头诠释了全部涵盖的元素。比如自动钢琴,不仅是出现在westworld总部,也出现在甜水镇的酒吧,而这个概念出自于科特·冯内古特(Kurt Vonnegut)的小说《自动钢琴》(Player Piano),自动钢琴是一种原始形式的机器人,同时是作为原始的化繁为简的戈德堡式机械装置来激发情绪,探讨人类与机器之间的不和谐状态,质疑对于被创造出来的东西是否是多余和累赘的。 另一方面,当接待员对于游客毫无吸引力,或者对于故事线没有用处,那么也就成了多余累赘的东西,他们的命运又将何去何从?顺便说一句,片头片段里,弹钢琴的非人骨骼手就是完全按照本剧原声音乐的创作者瑞民·贾瓦迪(Ramin Djawadi)来取样制作的。


接待员在白色液体中浸泡与风沙粗粝的西部景象重叠并立,达·芬奇的维特鲁威人的形象则传达着剧集人与非人的主旨。作为人类,以神的姿态来看待非人,但是就如伯纳德所表达的,似乎非人更加容易相处;作为非人,仰慕着神一样的人类,却具备人类身上不具备的永恒素质;借由德拉瑞斯之口,剧里提出了人与非人究竟谁是真正的神这个问题。德拉瑞斯质问黑衣人的话语在呼应着圣经里逐出伊甸园的故事:神告诉亚当和夏娃生命之树的果子可以使他们永生,而智慧之树的果子可以开启心智,并且叮嘱他们不能吃智慧之树的果子。但是人类的愚蠢导致他们偏偏就吃了智慧之树的果子,于是被逐出伊甸园。但是如果他们是先吃了生命之树的果子,人类就会既得永生又得智慧,人类就会变成为神。《西部世界》里自诩为神的人类愚蠢地给了非人以永生,却不知道,非人逐渐具备了人的思维,人性的恶也在非人身上愈加清晰起来。更为可怖的是,思维和智慧的形成即将使非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神,而人类则会变成了遭受驱逐的亚当和夏娃。


片头中有一个须发皆全的半边骷髅半边人脸的片段,暗示着剧中有些本是非人而以为自己是人类的角色。而另有一段明显是两个非人的接待员在抵死缠绵,本来是两个为人类欢悦制造出来的非人,已明显是挣脱了既定程序的控制产生出人类才有的真实交流,这想必是未来故事的走向定位。片头由工业机器人设计制作马的胸腔开始,继而是制造的接待员,接着骷髅马匹狂奔而去将似乎表明的立意完全颠覆,事情在没有完善之前脱离了原有的轨道。之后瞳孔中显示出西部风貌和机器非人的结合,瞳孔的收缩如同将要喷发的火山口,仿佛片刻之间,天地异色,人类面临的未知并不乐观。下一季让我们一探究竟。

欢迎关注公众号:丁神灯

《片头揭示了一切---文/丁神灯》的相關討論

发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