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

x

+ 写剧评 + 发长评论【日剧】《相棒》

帮楼主撑门面

  • 何可 至尊会员

    看了一些英国、日本的探案剧,发现一个共同点:犯案人往往并不是穷凶极恶的,在被逼到角落后,也能如绅士一般,对自己的犯罪事实娓娓道来,并不做什么出格的抵抗,我从这里得到一个观点——这些犯案人怕是英日身上的对自我罪恶的自况吧,他们的罪恶已经在自己的基因中成长并潜伏下来,在描写罪案的时候,往往在下意识的将自我带入并形成了这样一种对罪犯的美化行为,潜意识中在对自身的罪恶进行着某种辩解并期待着观众的理解。

    发表
    回复
  • wolfgon 至尊会员

    LZ你弄错了这部剧的定位 首先 我再说一次 这是一部推理剧 不是政治剧 其次 这系列中 所谓的高层只是用来反衬主角群 增加一些现实调料 让整部作品显得厚重一些 而不是作为基调展现 最好的证明就是这系列中的议员杀人一样伏法入狱 第三 整个系列的世界基调 你不看主角群你看什么? 所谓“善恶区别对待”是什么 不就是犯罪者应该受到惩罚 而受害者应该得到同情 主角群十几季来 不都是这个调子 第四 这个系列是日本朝日电视台每周三晚上9点播出 一个无线电视台9点档 受众群有老有小 其内容又是翔实地描写犯罪情况的节目 你觉得编导会不考虑立场问题么 至于你所说的内容 我就没和你讨论过系列中好人坏人的区分 而仅仅2 3个高官如何表现更是无从谈起 刑事部长和参事官集集插科打诨不干正事 难道就说日本精英人物都是傻逼么 而罪犯是否说明动机和“编剧给犯罪者强镀上了人性的光辉”更没有等号可划 难道你认为犯罪动机这类应该加以理解进而引以为戒的反面教材等同于宣扬人性的光辉么

  • 贱神一笑 至尊会员

    “杉下右京严格以法律为准则,而不去考虑法律自身的问题,那么姑且不去论述这种盲目的遵循法律是否正确,”所以这只是一部电视剧啊,在现实中根本就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人物啊,而且做人要有做人的准则,杉下右京的做人原则就是依法办事,但是如果你连自己的做人做事原则都产生怀疑的话,你还能好好的做人吗?你活着你会考虑你活着是对的还是错的吗?“就只能虎头蛇尾?若是如此,还有啥怒?难道不是殊死抵抗狡辩?就这么认命还犯什么法?”聪明的人会在法庭上来争论,而不是在警察这里争论,这里的争论是毫无意义的,就像那个杀死自己三个老婆的犯人一样,虽然在警察面前招了,但只要在法庭上推翻原来的说法就可以了,你连这个法律程序都不懂吗?

  • 贱神一笑 至尊会员

    那么更应该困兽犹斗,不然的话甘心认命那不就是认同自己所为是错的么?问题是你说的得有人听才行啊,比如你碰到一个持刀抢劫你的劫匪,如果你能跑的掉的话,你是选择逃跑呢,还是选择给他讲解法律知识,告诉他这样做是不对的,抢劫是犯法的?你对他说服教育,这个本身也是行为本身也是正确的啊,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说真的,捅死你都不多。而且在最终法庭宣判的时候才会真正的定罪,与其在这里跟警察瞎扯,你不如请一个好的律师来的有效。而且这个本身就只是一部侦探剧,而侦探剧主要就是为了描写破案的过程,而不是跟罪犯嚼舌头根子的过程,你没有发现这部剧中基本上警察都没有开过一枪吗?你要分清电视剧跟现实的区别。

  • 何可 至尊会员

    回复“ wolfgon"兄台:实际上,在"相棒"中,违法与守法的边界是很模糊的,在相棒所构建的警界、政治界,各种角色人物中,你能说哪个人是好是坏的?小野田公显虽然是非常的高大上,但是从严格的法律意义上来说,是不是足够被判N多次了?核心主角,杉下右京严格以法律为准则,而不去考虑法律自身的问题,那么姑且不去论述这种盲目的遵循法律是否正确,就从类似片山雏子这样的大人物玩弄公权法于股掌之上,以及相棒中的种种犯罪分子,能区分善恶的界限么?反而这些犯罪分子没有那么可恶了。既然已经建构了这样的一个世界,在这样的人物的世界中,被杉下右京所追索的犯罪分子,难道不应该像这些上流人物那样有政治的嘴脸么?刨去这些犯罪分子的罪行外,这些罪犯人物跟片山雏子等政治人物的区别在哪里?地位?金钱?权势?难道他们踏向了犯罪的道路,不是应该表现的像个罪犯进行抵抗么?

  • wolfgon 至尊会员

    看你的评论 起码也是从相棒早年一路看过来 那么多集为何看不出整个系列对于伤害与被害有着明确的分割 对于所谓的善恶有着明确的差别对待 不像某些作品当中对于人性有着灰色的描写 这一系列中 几乎每一集都要表现主角对于受害者的同情以及对凶手的厌恶和痛斥 这一点就是编剧立场的体现 些许集中 凶手除了可恶还有些可怜 但是在编剧这里绝对算不上天之骄子 要说谁在剧集中“接近”天之骄子那也是丰叔扮演的主角 这样一部犯罪手法描写细致 公开平台上放送的作品 必须要有明确的立场 以免观众效仿以至误入歧途 由此 无论从角色刻画剧本完整度的角度 还是出于杜绝负面效应的目的 在这个系列里都不可能得出“编剧给犯罪者强镀上了人性的光辉”的结论